中国电视剧 打造“华流”黄金期(文化脉动) - Asian-American TV & Film Alliance
Welcome to Asian-American TV & Film Alliance. AATFA operates as a cultural bridge connecting leading American television and film directors, producers, screenwriters, industry investors, and other seasoned professionals with their Asian peers.
Asian-American TV and Film Alliance, AATFA, Asian American tv, Asian American film, tv film alliance, tv alliance , film alliance, Jerome perzigian, Yuhan Liu, Qian Jun, New York television festival, New York tv festival, NYTVF, Richard vaczy, breaking bad, better call Saul, Pulitzer, Pulitzer awards, Emmy, Emmy awards
17108
post-template-default,single,single-post,postid-17108,single-format-standard,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itle-hidden,qode-content-sidebar-responsive,qode-child-theme-ver-1.0.0,qode-theme-ver-10.1.1,wpb-js-composer js-comp-ver-5.0.1,vc_responsive

中国电视剧 打造“华流”黄金期(文化脉动)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11日 19 版)

中国电视剧国外字幕翻译组的出现、一批优质电视剧的扬帆出海、国剧品牌的构建……在国内影视剧市场井喷式发展的同时,中国电视剧“出海”的步伐也越来越快。虽在不同地区影响力各异,但已形成一股涌动的国剧“华流”。事实上,随着国家软实力的提升、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观众的日益国际化,中国电视剧迎来了打造“华流”的黄金时机。

国内市场井喷式发展同时,国剧出海的步伐也在加快

在专做正版授权亚洲电视剧的国外网站Viki上,中国电视剧不仅有专门推荐,还有专业的翻译团队。波兰人玛雅·科瓦茨(Maja Kowalczyk)是其中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电视剧字幕翻译团队的负责人。她的正式工作是连锁酒店的市场营销主管,出于爱好在业余时间做字幕翻译。“我接触的第一部中国电视剧是2008年版的《射雕英雄传》,现在已经陆续看了300多部中国电视剧。”玛雅说,我从《精忠岳飞》开始译制工作,后来在翻译《锦绣缘》的时候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剧中有一幕是主演黄晓明把他的衬衫脱了甩出去,我们决定把译制团队取名‘随着衬衫飘’(‘Gone with the shirt’)”。

她介绍,团队核心成员有15—20人,包括频道经理、编辑、字幕工作者等,也会聘请其他语种的翻译。到目前为止,他们一起完成了超过40部中国电视剧的多语种字幕配译工作。

专业高效的国外字幕翻译组的出现,也说明外国人对中国电视剧的兴趣正在快速增进。事实上,当前中国影视行业正处于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期,产品市场空前繁荣、制作水平不断提高。在国内市场井喷式发展的同时,中国电视剧“出海”的步伐也越来越快。

据悉,近年来,我国电视剧生产总量为每年400—500部,出口总量基本维持在每年250—350部,超过一半的电视剧出口海外。除了海外华语市场,中国电视剧在非华语市场也取得不俗成绩。

华策影视集团创始人、总裁赵依芳认为,随着国家软实力提升、电视内容行业快速发展,以及互联网时代电视观众日益国际化,中国电视剧迎来了打造“华流”的黄金时机。

打破历史剧为主的格局,出口类型范围剧目更丰富

5月11日,讲述了5个女孩在大都市打拼故事的《欢乐颂2》首播。《欢乐颂》第一部播出时就获得了良好的收视和口碑,并在海外获得了热烈反响。如今《欢乐颂2》除了在国内播出,还将在海外新媒体YouTube平台,新加坡、马来西亚播出,受到了海外观众的期待和关注。

不仅是现代都市题材的《欢乐颂》,《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在马来西亚、韩国、北美等地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出,《何以笙箫默》在加拿大、美国、韩国等地播出,也受到了欢迎。

以往,海外对中国电视剧的印象往往停留在“皇帝”“后宫”“辫子”“功夫”上,“现在电视剧作品的海外销售,无论是出口规模、出口覆盖范围,还是出口类型都在逐年增加和丰富。”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电视部副总经理程春丽说,中国电视剧走出去的新变化是,中国的现代都市情感剧开始受到更多关注。随着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及中国现代剧制作水准的提高,以《欢乐颂》《人民的名义》等为代表的现代剧越来越受到东南亚市场和欧美华人市场观众的认可。

以2016年华策在海外发行的剧目为例,现代题材剧占比已经超过42%,大大突破以往对于电视剧出海以古装剧和历史剧为主的传统认知。玛雅也提到,现代题材的中国电视剧诠释了中国社会最近发生的变化。“这些剧目正在更多地触碰到一些社会‘痒点’。从这样的视角来看,中国社会正在变得更加开放。”

中国电视剧系列化、品牌化,也成为国剧出海的新特点。作为《琅琊榜》《伪装者》《欢乐颂》等的出品方正午阳光影业,在将品牌精耕细作的同时,也在国外收获了一批忠实观众。

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末期算起,中国电视剧走出国门渊源颇久。1986版《西游记》是最早成功走向海外市场的国产剧,新加坡、泰国、韩国的电视台都购买了该剧的播映权。1994年,《三国演义》在日本也引起轰动,1996年在美国国际频道播出。随后,《唐明皇》《武则天》《康熙王朝》等一大批历史题材电视剧也风行东南亚地区,均在当地创下了高收视率。而近些年,《汉武大帝》《孝庄秘史》《大宅门》《还珠格格》《乔家大院》《金婚》等一大批电视剧已经走向世界各地。其中,《甄嬛传》登陆美国HBO电视台,《媳妇的美好时代》在肯尼亚掀起收视热潮。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徐明华说,中国电视剧出口贸易大致经历了三个历史时期:一是以宣传为主的起步期,二是政府与市场调节的宽松期,三是文化产业发展的蓬勃期。目前中国电视剧市场正向产业化、集约化方向有序迈进。

弘扬优秀传统,挖掘和彰显中华文化基因之美

5月8日,美国亚洲影视联盟在纽约成立,旨在集聚中美优势影视资源,发挥平台能量。君和传媒董事长钱俊说:“通过与纽约电视节的深度合作,我们将打通东西方国际性影视文化交流的通道,让中国的影视作品、高质量的中国元素故事和中国文化从这个大平台更深、更广地走向世界。”

搭建平台、传播特色内容、参与海外投资和合作……中国电视剧加快国际化进程。不过,业内和专家也指出,中国电视剧的出口量和影响力与美韩等国家相比,所占份额尚小,还未形成名牌效应。据业内人士透露,中国电视剧海外销售一般售价不高,有时整部剧的价格只相当于国内一集的售价。

“影视剧在向人们提供精神审美和娱乐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传递着民族文化与精神。如何创作既在本国受到欢迎,又在国际范围具有影响力的电视剧,是当下需要思考的问题。”北京电视艺术中心有限公司策划高级主管马鑫蕊说,这就需要拓展题材,挖掘中国优秀传统,展现民族文化生活。

在今年法国戛纳电视节上,代表电视行业全球高度的荣誉勋章首次颁给了中国影视传媒人赵依芳。“拥有超过10000小时版权影视内容的华策,已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赵依芳看来,挖掘和彰显中国文化基因之美,是“打造艺术爆款”的关键。“中国故事要国际表达,每一步都要量体裁衣,而强大的中国传统文化基因是我们的优势所在。”

此外,渠道单一也成为阻碍。程春丽介绍,国剧出海的渠道主要通过海外电视台播出和在海外成功开办“中国剧时段”和“中国剧频道”,在过去20多年的发展中,播放中国节目的海外市场主要包括:港澳台市场、东南亚市场、日韩市场、中亚和西亚市场(包括俄联邦、土耳其、伊朗)、中东阿语国家、非洲市场及欧美、拉美等地区的华语频道。由于地缘和文化的接近,港澳台市场、东南亚市场、日韩市场是播出中国内容最重要的三大市场。欧美主流市场对中国的经典纪录片有需求。

徐明华分析,电视剧出口目前主要通过海外发行模式,即向境外购买方出售发行权,再由其向境外播出机构出售播映权,这种方式欠缺直接性的营销策略,同时也存在缺乏自主发行团队的问题。而文化贸易壁垒的设置影响了中国电视剧的传播,在文化保护主义盛行的国家和地区,外来媒介产品很难进入当地主流观众视野。业内还指出,互联网为国剧出海提供了新的平台和机遇,但涉及版权的相关机制还未完善。

这就需要在生产营销等环节下功夫。这方面,美剧经验值得学习和借鉴。美国电视业因电视网体制与商业模式的独特性,所产生的播出制度、编排方式、生产机制、产业运作模式与国内相比有本质性区别。如美剧推行一年一个“演播季”的播出概念、每周一集的播出方式、工业化流水线式的制作生产方式,边播边拍反应机制,合理制作方利益分配模式等。开发相关衍生,如小说、写真、粉丝见面会等,也能延长产业链条,增加影响力和传播力。在这个方面,《欢乐颂》等剧也展开探索。该剧制片人侯鸿亮说,我们尝试季播,有利于展示人物成长和变化,也在制作方式方法上创新。

当然,在拓展渠道的同时建立健全电视剧海外交易规则,保护原创版权,也十分重要。

中国电视剧走出去,需要上到政府、下到企业和个人的多方努力。赵依芳希望,政府从顶层设计方面加强统筹协调,让“走出去”形成合力。“影视企业和相关从业人员要根据国家战略,转变观念,加大适合海外市场作品的剧本创作力度;加大国际合拍合作力度;加大影视行业出口人才培养力度。”程春丽说。